Seven

“那就别哭了 笑一个吧”









头像属于@molier辰

又来推荐了

二刷了哈尔的移动城堡
拥有少女心的甜甜的老婆婆

【凹凸乙女】与他们的初遇

✔是前夫的番外

✔可单独食用

✔安/雷/瑞/嘉





格瑞

9月的阳光是温和的。

它明媚而轻柔的笼罩着少女略微青涩的脸庞上。

再这样温柔的9月,你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但是,开学第一天实在是太辛苦了啊!!

沉重的行李和涌动着的人流无不挤压着你的神经。

"出不去了"你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已经两小时没有接触过水了。


你试图伸出手抹掉额角的汗,但是失败。

无奈之下只好放下无处安放的手。




却在那一瞬间,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

手的力度不大,力气只够刚好握住你,人流的攒动使你无法看清手的主人。

你愣在了原地,对方轻轻的捏了捏你的手心。

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白净如玉一般,似是找了魔一般,你跟随着他,朝着人流外走去。



"你似乎需要帮忙"

沉稳的男声随着四周嘈杂响起,他回头,那是一双浅紫色的眸子,深邃的如同寒冰一般,此刻,竟然破碎了一角。

"格瑞"

没由来的开口。

"我的名字,记住它。"





安迷修

如果说格瑞是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触动了你的心弦,那么安迷修就是以你最心动的样子,出现在你的眼前。

美好的东西有很多,

比如最后一块巧克力的甜腻,比如下雨天刚好出现在书包里的雨伞,比如……眼前的白衬衫少年。

细碎的阳光温柔的打在他的脸上,额角的碎发不听话的从耳后滑落,他此刻正伸出手,轻轻的抚弄着眼前含羞草。

刚触碰的瞬间,它便逃离了开来。

"噗"

他笑了。

他怎么可以笑的那样好看

此刻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的浅笑以及你渐快的心跳。

"啊……还真是害羞呢"
他收回了手,声音渐渐明朗了起来。

"就像站在那边的小姐一样"

他歪头,笑的璀璨夺目。





嘉德罗斯

"都说了我不要接这部戏了!"生源属于一个暴戾的男人。

然而片场忙忙碌碌的员工们,甚至导演,都没有发声制止。

"这种渣渣才演的东西,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了?"对方没有停止的意思。


但你却生气了。

这部剧本可是撰写甚久的,里面全是你心血。

但如果你知道,你面对的人是嘉德罗斯的话,恐怕就不会怎么大胆了。

"那么大爷您可以离开了"
"谁在说话?"他的声音充斥着不耐。


下一秒,却被别人揪住了衣领。

"我告诉你"你盯着他,望向那张使无数少女都心动的面容,"我们片场是演戏的"你一字一句的咬牙,眼神毫不畏惧"不养祖宗"


耀眼金发的少年愣住了。
"嗤"对方气极反笑,"有意思"他鎏金色的瞳仁锁定住了你,"这戏我接了"

"可是您,我们不要了"

当时导演的眼神怕是可以杀死你三百遍了 那可是嘉德罗斯,摘星星送月亮都不一定请的来的人。

"那可由不得你"他低头示意,"雷德,把这个片场包了"随机抬头,恶劣的勾起嘴角,"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渣渣能玩出什么名堂。"






雷狮

其实你和雷狮的初遇根本算不算美好。

只是因为你在酒吧里买醉时对他的惊鸿一瞥,便爱上了。
但那一眼,却已经足够万年了。


男人穿着你最讨厌的直男卫衣,系着星星条纹的头巾,看上去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却因为他刚巧抬头,与你四目相撞,绛紫色的眸子带着属于猎食者的危险。

你这辈子都不愿意承认,你对自己讨厌的类型心动了。

我想请他喝酒。
莫名其妙的想法


对方其实早就在你起身的瞬间便明白了你的来意,可等你再一次触碰到他的眼神,却退缩了。

但雷狮可不是随意放任猎物的猎手

他朝你走来,皮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是的,即使在酒吧嘈杂的环境下,你还是听见了。



"来杯威士忌吗?"

猎食者向你投向了食饵。






End.

太难过了…明明已经码好了……

结果丢失了又重码了一遍,可能有点草了

来推剧了

《怦然心动》
超级良心的初恋电影

【凹凸乙女】行走在月光之间

✔现代pa/慢热警告


✔雷/卡/佩


✔前篇评论区





2.


疼。

脑子像灌了数十斤铅一般。

你舔了舔已经干枯的嘴唇,勉强摸索着支撑了起来。

“喵”

卡米尔的声音。

“啊抱歉卡米尔,昨晚失态了吧。”

他盯着你随后撇开视线慵懒的深了个懒腰。


看着满地的啤酒瓶你陷入了沉思

他…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莫名的 喉头梗塞


他…真的很重要


“雷狮学长,麻烦你不要跟着我了”

“那可不行,最近的鶸越来越猖狂了,一不小心你海盗夫人就要被拐跑了”


“雷狮,我有脚。”

“你还敢提?真是个蠢女人,出个门能把脚个扭了”


“雷狮,我们分手吧”

“小家伙,你在做梦吗?我的东西得到了可就不会再放手了”


可惜我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眼眶中滑落了下来,沾湿了被角。

你并不是什么坚强的人

做不到离开了挚爱还能轻松的说从头再来。


“喵”

眼角一涩,本该滚落的眼泪被猫咪带刺的舌头舔了去。

我会陪着你的,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出现。


重新整理好心情,你回到了工作的岗位。

难过是真的难过,但生活不会为了等你而停滞下来。

况且,还有卡米尔要养。


实际上,就算没有雷狮你也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毕竟,一名医生的薪水也不算低。


“喂,有人吗,老子要看病”

你抬眸,啊是昨天那个蹭饭的洋人

“这里”

“哟,不错不错,你还是个医生啊”

来人瞅见声源大大咧咧的朝你的方向走去。

“快包扎一下,我刚刚被划了一刀。”金发男子毫不避讳的伸出血泠泠的伤口。

“那么重?!”你慌忙的找出绷带和消毒工具。

“等一下,我先消个毒”


冰凉的消毒水喷在佩利的身上,可对方却无动于衷。不对,你仔细的盯着那条骇人的伤口,这不是刀伤。

这是一道枪伤。

“你…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医生明锐的直觉让你感知到,他不可能只是个普通的小混混。

“哈?当然是和别人打架被算计了被,鬼知道那臭小子竟然带了暗器。”

“这样啊”

不对,这听起来虽然天衣无缝,但这手臂上的,可的的确确是一道枪伤。

他绝对在撒谎。





下班了。

你独子一人走在昏暗的小路上,思考着佩利的真实身份。

“让我悄悄,哟,这不是雷狮的马子吗~”

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为首的青年开口。

这架势,分明是雷狮的仇人在蹲你。

“啧啧啧好意思把自己的女人养在这种地方可真是残忍,要不要考虑考虑跟着哥哥啊”他笑的猥琐,身后贪婪的目光一束束朝你射了过来。


“我倒是要看看,今天你们谁敢动她”



To be continue.


猜猜是谁?


(过来水个更新

这篇估计是慢热了


老爷子走好啊


一定是宇宙需要你才带走了我最爱的老爷子


【凹凸乙女】斯文败类

✔我流ooc

✔渣向有/腹黑向有

✔安/帕/德






安迷修

昏暗的灯光,舞池里扭动着形形色色的男女。

括燥的欢笑声,酒杯与酒杯之间的碰撞出清脆的响音,以及,在黑灯瞎火处暧昧的喘息声……

都显的与你格格不入。

很显然,你像是只落单的猫咪。

很快就有猎手出动了。

“是一位很特别的小姐呢”

干净的男声不带有一丝杂质,他微微抬头嘴角牵起,墨绿色的眼眸里是那一贯的温柔。

男人松了松领带放下了酒杯。

“英雄救美可是不错的戏码。”





你不知道为何突然被一群陌生的男子围住了。

啊我真的只是过来等朋友下班而已啊…

这下完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需要帮助吗?”那如沫春风般的嗓音像是救世主一样响起,还未回头,他便闯入了你的视线。

温暖的笑容,深邃的眸子,和满足所有少女幻想一样的白衬衫少年。

他轻轻把你拉入他的身后,微凉的手指划过你的手心。

“初次见面,在下叫安迷修,小姐的麻烦…就由我来搞定了”


你看不清的,是他藏在眼中更深处的欲望。







帕洛斯

“瞧,新来的赌徒。”

“看看那小脸白的…啧啧,不知道还以为哪家阔太太保养的小白脸呢…”

“嘿你可别小瞧他了,最近他可是赢了赌场不少钱呢”




“哦?是吗…那可我要好好会会他了”一直在暗处旁听的你站了起来。

还没有谁可以赢过我呢






“报个名吧先生,我不想赢无名之辈。”

“帕洛斯。”对面的人笑着回复。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你,嘴角的笑意倒是不退反增。

他似乎知道你在这里的地位。

“那么…赌什么?”

“我,拿这个赌场跟你赌可好?”

“噗”他嫣然轻笑,“那可不要反悔哦”

黑色的眸子透露出一丝危险






“哎呀…真是糟糕”帕洛斯盯着震惊的你,“你好像是输了呢……”

“不过……”他话锋一变,眼眸流转“你……倒是可以作为赌注赔给我呢~”

永远不要小瞧乖顺的白色毛绒动物,说不定,就是一只狐狸。








雷德

雷德学长一直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

至少你是怎么认为的。

他不仅长得好看性格也是大众女生们的喜爱性格。

你喜欢他在打完篮球后的样子
“嘻,又赢了,小家伙有给我准备水嘛”
你喜欢他在人群中闪耀的样子
“嗯,对的,你这题解题思路很清晰呢……嘿,我的丫头被挤到后面去了!”
你喜欢他对你露出微笑的样子
“啊啊没关系的,下次你一定会考好的呢!我们家丫头最聪明啦!”





但是都不上他现在的样子让你心动。

在他掰断第四个女生的胳膊时,你忍不住向他求情,“学长…要不算了吧…”

“啊…那可不行呢”他转过头来对你温柔一笑“碰了我的东西可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呢”

“啊被别人看到多不好…”

“那可没你重要”



脾气好的蝎子可不一定不咬人





End.

www我就是来混个更_(:з)∠)_

估计又要忙一段时间了

呜呜呜呜我不管他们就是月下私奔!

【凹凸乙女】前夫联盟

✔又名前夫修罗场


✔请先看预告预警/预告,前篇在专属tag


✔安/雷/瑞/嘉




3.


“各位…我们就不能,坐下来搓个麻将什么的吗,这…这聚齐也是不容易啊……”

啊该死的雷狮

差一点点…一点点,我…我……


“女主角快到了吧”

“啊…”你渐渐恢复神智突然想起,这可是你新剧的剧本讨论会。

“这部剧的女主角是作为男主角的姐姐出演,没有什么感情戏,谁会来演啊”


“安莉洁。”

安迷修淡淡的开口,眼神中有一丝无奈。

“她?”你眯起眼,“你是指望她把我的剧场拆了吗?”

是的,你和安莉洁不合,具体点的话,应该是死敌。同时她了解你的程度可谓是比闺蜜还知道的更多。

那可是,从高中掐到大的关系

所以当你了解到她出道的时候的人设是圣女的时候差点没把上颚笑掉


“哟”一道女声划破静谧的会议室。

“一…二…三…四,啧啧啧”来人把玩着手中的眼镜,眼神轻飘飘的划过会议室“这也太巧了吧…您几个不搓个麻将什么的真是对不起这机会啊…”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脑回路总是出奇的和她相似

“对吗?编辑小姐”她转过头来,冰蓝色的眸子里盛着一丝讽刺。

看看,这符合她的圣女形象吗??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上四小花儿的

“哦安莉洁小姐那么优秀还有兴趣光顾我这小剧场呢”

“那是”她笑着拉开了会议椅,“你的好戏,我从不错过。”

怎么办我想揍她


“够了安莉洁。”安迷修揉了揉眉心,就不该同意这个祖宗进剧组的。

“嘁,有了前妻忘了亲妹的家伙…”安莉洁恶狠狠的嘀咕了几句,还是乖乖的坐了下来。

哦 差点忘记了

这个女人还是安迷修的妹妹,但当初和安迷修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只字未提。

“好了,接下来由我们的编辑来介绍一下《死亡笔记》的剧本吧”





啊终于结束了

你虚脱的趴在桌子上,真累人。

“该走了吧”格瑞站在你眼前。

哦对了,这么久了,今天可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了。


“抱歉,格瑞先生,我和编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谈。”说话的是安迷修,你盯着他,猛的发现他额角渗出的汗滴。

糟糕

“现在是她的下班”

“抱歉格瑞,今天我和导演有事要谈。”

嘭 不由分说

门被你关上了。

“他想见你。”

他的话语打着颤,下一秒却安静了下来。

“你…还好吗?”

明明是相同的样貌,同样的声线,可是你还是知道,他不是安迷修。

“你醒了”

“Anmicius”


你这辈子也忘不了自己的好好先生安迷修在那个夜晚满身是血的样子。

他的眼神,比狼还危险,他盯着你,如同晦涩的老鹰一般。

不 这不是安迷修



“你知道的”

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安迷修喜欢你”

“我也是”




门外

“双重人格吗…”黑夜中,男人细长的眸子闪耀着异样的紫光。

“有趣”






你还是逃了。

你无法接受那样的安迷修,不,Anmicius。

你是爱他的,但,你不爱他。

“你脸上不是很好”

是格瑞。

“嗯…”

你轻轻舒了一口气,刚走一个,就被接上了。

“按照计算,我们已经987天9个小时8分钟59秒没见面了”

他望着你,眼神穿过时光的走廊。

像是回到了那些青涩的年华。

“格瑞我……”

叮铃铃

手机铃很不和事宜的响起

“那个 我接一下电话”


“干什么啊小祖宗……”

“啊啊啊你现在立刻马上去药店”是凯莉的声音。

“本小姐好像玩过头了”

“10分钟之内我要见到验孕棒。”

“…哈?”





凯莉是神仙吗……

你匆匆告别(也可以说是是逃离)了格瑞朝着药店跑去。

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名编辑啊,这被拍到了我还玩个锤子…

大晚上的一个比一个闹腾


“找到了”向最上排的验孕棒伸出了手。

“你在干嘛?”

我@”*&#……

“嘿嘿嘿我在买药”你颤抖的把手中的药塞进袖子转过了头。


在你看到雷狮的那瞬间你就感觉,要凉凉了。

球球老天鹅放过我吧

“什么药”

他好奇的瞅着你愈来愈往后伸的手臂。

“嘿嘿……其实是感冒…”

下一秒,手心一空。


身后的声音如同宣告死刑一般响起,

“什么是验孕棒”





To be continue.


对方拒绝了你的请求并向你吐了口水


答应的这周更新

娱乐圈的坑下周应该会填一填了。

(tag只打出现的,然后十分不好意思打女主组的,虽然我喜欢柠檬/小声逼逼


【凹凸乙女】双A的场合

✔ABO/双A设定


✔是 @eyes. 的点文 oh又是ABO


✔嘉/雷/瑞


呃呃呃为什么要点文害得我上篇ABO还没填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你的信息素可对我不管用。”你皱皱眉头看着向你逼近的大赛第一,手中的元力武器渐渐具现化。


“哦?那重要吗?”

他抬头,如同看着蝼蚁一般的眼神。


周围的信息素越来越强烈了。

“我不想和你打。”

你眯了眯眼,谨慎的盯着渐渐靠近的大赛第一,就算是你也是Alpha,对方可是大赛第一啊

“我没想和你打架啊”

嘉德罗斯停了下来,眼神停留在你压抑的脸上,“我想要占有你。”

“我想把你变我我的所属物。”

对于同时Alpha的你来说,嘉德罗斯此刻的散发的信息素,实在太刺鼻了。

“抱歉,我是Alpha。”

“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虫子而已。”

“但是”他低头,金色的眸子闪耀着异光,“我不建议养一只你这样的。”






雷狮

“这位美丽的Omega小姐,有兴趣和我出去喝一杯吗”

“我……”

“不好意思他已经有男朋友了。”


“雷狮!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个了???”你想起早上那位可爱的Omega小姐临走那副咦同性恋诶的表情就气的冒白烟


“你自己找不着对象干嘛成天拖住我啊!”


作为雷狮的青梅竹马,你从小的愿望是嫁给一个帅气的Alpha,现在的愿望……哦原本是娶个可爱的Omega,又变成了,只要是Omega都ok


“喂,鶸”沉默许久的雷狮突然开口,“只能是Omega吗”

似是因为他盯着你的眼神太过于强烈,竟使你慌张了起来,“哦不一定其实b…”


还没说完的话一瞬间被那人吞进了肚,他满足的舔了舔上唇,眼神晦涩不明,“我们来真的好不好?”






格瑞

“格瑞,你闻上去可真甜。”

你故意缩短距离附身倾上他的脖颈。

谁知对方一个转身便躲开了你的“攻击”。

“离我远点。”

他总是这样冷淡,银白色的头发,暗紫色的眸子,毫无表情可言的脸。

但却从未赶走过。

好吧,言语上倒是千千万万次。

想要标记他。

A标记A可真是个危险的想法


“竟然格瑞大人那么讨厌我的话,那我只好告辞啦!”

他意外的顿了顿。

“嗤”狡蔑的目光流转在瞬间。

格瑞还没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初吻早已另赠他人。

“尝到了,是牛奶味的。”当时你是怎么对红了耳垂的格瑞说的。





End.


呕原本这篇点文修罗场来着

后来我放弃了(其实我差点睡着了来着